郑州货运司机:我恨死这些货运app平台了!

去东建材买家具,我并没有用自己公司的同城货运车——小红侠,原因有二。
一是作为河南小红侠货运有限公司的线上品牌策划推广人员,为了更好的了解市场动态,我想更多地接触货运市场;
二是河南小红侠的每台车都有自己的配送任务,没办法随时随刻抽出时间拉我买的这几件货。

市场老板告诉我,找个一般的面包车送床和沙发至少也得120块钱。如果再加上冰箱、洗衣机的话,至少得是一辆依维柯才行,而依维柯的价格估计得160块钱起步。

一工作人员提醒我,可以用xx货运app,肯定要比线下便宜。这个货运版滴滴,耳熟能详但从来没有体验过。于是下载后选择好了车辆和路线,显示价格只要80块钱,如果用上9折优惠券的话则只有72块钱。这个价格让我很意外,等于比线下预估价便宜了一半还要多。这种模式跟小红侠的价格相差甚远!这么远的距离!这么低的价格!刨去油费,司机还能有赚?

不过最终我并没有用这个app,而是让老板找了一辆车,价格100块钱,司机负责帮忙搬运上楼,而平台司机是只管送货不管装卸的。

司机是个急性子,跑起来风驰电掣的,一副恨不得一秒钟到目的地结束单子拿钱闪人的样子。这倒引起了我的好奇心,一方面胆战心惊地提醒他不要急、安全第一,一方面和他攀谈起来,试图窥探他这么着急的原因。谁知他张口一句话便让我震惊了,于是便有了这篇文章。

剥夺了司机的议价权?

要问他说的那句话是什么,标题已经透露了答案。

没错,他张口一句便是:“我恨死xXX这些平台了!”

听到他说这句话,我其实是比较懵逼的,但我很快意识到这是一个好话题。我问他为什么这么说,他反问我,你去问问跑货运的司机,哪个人不是恨死了xXX、xxXX?

怎么讲?xXX不是在帮你们接单吗?我明知故问道。

看来你是真不知道这里面的道道啊。他很是感慨地回答我,你知道xXX怎么起家的吗,靠低价抢占市场。刚开始大家很轻松月入上万,好的时候能挣到两万块钱,而且司机还有的挑有的捡,不想跑的就不跑,并且价格是他们说了算。

“拿你的这趟来说,要是按我们的定价,起步就得150,上楼(把物品搬运到楼上)再加100!”司机愤愤不平地说,“你看现在价格压到多低了?”

除了议价权被剥夺不得不接受低价竞争之外,他还跟我讲了跑xXX平台货运的另一风险:交警部门的罚款。

交警部门查起他们来那是没得商量。不过货运市场这方面我此前没有太多了解。

我很小白地问他,货运交警也查?

他很直爽地回答,当然了,中国的交警想查你还不容易?就说面包车非法改装,把座位卸掉了拉货,这就是非法营运,抓到了就是几百的罚款。

我故意表示不太理解,他便拿出手机向我展示他的微信群。他跟我说,他们跑货运的有好几个微信群,相互提醒着彼此哪里有交管部门在检查,避免被抓住、罚款。这个我倒理解,我曾经潜入过滴滴司机群,他们也有这样的“义务互助”。

我问,滴滴司机被抓的话,滴滴说是会有赔偿,货拉拉没有吗?他告诉我,完全没有这回事,被抓了只能认罚认栽。今年形势好了很多,交警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前年形势非常不好,被交警罚款简直太正常了。

“有人一个月被抓了四次,一次被罚了2000,回到家里自己把面包车都给砸了!”说这个例子的时候,他非常激动,左手握着方向盘,右手做了个砸车的动作,很用力。

我脱口而出:小红侠的货车出厂都是改装好的,听说都有运营证,你知道小红侠吗?

他说:小红侠?也是在郑州做同城货运的吗?我之前有个伙计跟我一起跑车,后来听他说他要去小红侠公司看看车。
听说他加入那个公司,之前我们周末还经常一起喝酒呢,我现在都半年都没见他了。不知道他天天忙什么呢,我今儿晚上得打电话问问他。
笑而不语,我悄悄地在副驾驶上放了河南小红侠的名片。。。

郑州货运司机

在线留言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